搜尋
  • Dumas Temu

水源地

山對我來說,不陌生,我說單指「山」這個字本身,從小學轉學時的自我介紹到大學推甄甚至到國家考試的英文口試,常常口說我來自山區、mountain area或remote village。


但說實話,山,在嘴邊是熟的,情感面。


實際上,我到目前為止,30好幾,上自己泰雅族周邊的山區經驗,屈指可數,很難提我跟山做了什麼。物理面,實在不多,如果跟你熟知的原住民相比的話。


我一直都想學習做一名獵人,成為接近自己傳統領域的泰雅人。這些事我從10多年前大學還沒畢業時就在思考,也開了一個當時流行的blog來簡單寫寫自己的部落,但現在僅剩憑悼的,只剩自以為具象的部落格名稱「叢林叢林孤島」。


坦白地,在寫blog的那段時間,對於一個同學都充滿國家考試應考壓力的警察大學大四學生來說,我花很多時間,在同學K書時、在上鋪睡覺時,在電腦前,振筆疾書,聽著Sigur Ros或Explosion in the sky那沒歌詞或就算有歌詞也當成是背景的氛圍音牆,寫些部落的小事,在自己的虛擬空間裡,利用寫作逃避考試的現實,現在想想,或許是對命運的挑釁。


當然,你說我有沒有享受過寫作帶來的暢快感,我能肯定地跟你說有。就跟因傷很久沒有跑長跑的我一樣,腦中裡的記憶還是能讓你想起,抵達終點後,過程中的苦澀,都由身體帶給你愉快。


所以,我最近開始上體能課,希望找回過去那個可以正常運動的自己。然後,也想開始寫些什麼了。




前幾天去爬山,走到自己母親部落的水源地,五峰白蘭部落的水就從這裡開始往下流,靠近樂山雷達站接近海拔2500公尺之地,往下綿延10幾公里到達部落,兒時以為很高的海拔1358公尺。

理解不難,但頓時恍然大悟,山需要更高的滋養,水源順順著水管路下來。走在叢林山徑的同時,讓我起了個書寫的念頭;路很長很高,就讓我用文字,像個不專業的引水人,找到可以灌養自己的山,自己的水源,再來泰雅,最後才是自己。





文字也許有盡頭,也許沒有。也許水管會破,也許根本就沒有水源,但開始走了,就向上爬吧!就寫些山吧,開個blog區,談談山、談談泰雅,寫出自己的故事、家族的故事,說我想說的世界是怎麼樣也好。



人吶,終其還是一個說故事的人。而故事,再簡單的內容,也都是我拿起相機的動機。想起前幾天在比林山的樹林裡抬起頭,我自己身在自己多年前所預告的叢林孤島裡。


#mountainblog #Atayal #storyteller


article from 叢林叢林孤島

0 次瀏覽

人像攝影 / 劇照攝影 / 生產紀錄 / 活動紀錄

Copyright © 2019 SYAX image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